各自远扬

夏天的卡农

首页 >> 各自远扬 >> 各自远扬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刹那芳华,指尖微凉 笨丫头PK拽王子 微风吹过那段年华 温柔校草霸上失忆女 复仇首席的美妻 八鬼闯校园 被富家少爷爱过的那几天 陌路相逢 单色旋律 危险关系:丫头,悠着点
各自远扬 夏天的卡农 - 各自远扬全文阅读 - 各自远扬txt下载 - 各自远扬最新章节 - 好看的青春校园小说

第34章 新的旅程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清晨醒转,花了很久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LJ睡得安心沉稳,不忍心打扰他,遂在屋中无聊地兜圈子。准备了简单的早餐,端到落地窗前慢慢咀嚼,看外面满地的爆竹残纸,与白雪夹杂着,显出有些诡异的颜色来。家中处处干净至极,没有家务可做,也没有工作烦扰,真是寂寞至死。

开始怀念原来租住的那间小房子的凌乱来。

我将室内所有的暖风都打开,开始在整间处所中无事找事,将池塘里锦鲤喂饱,给葱郁的植物洒水,走进工作间,将所有的书一本一本拿下来翻翻,然后再放回去。热了,外套脱下,袜子也脱下,赤着脚在地板上来回走着。窗子下面的那个工作台是我亲手设计并搭建,只是两把从旧物市场淘将回来的木质高脚凳,上面盖了一长块喷漆木板而已,书台下方,一个竹编大筐中散乱插着卷好的画和设计图纸,它的后面,露出一个柳条箱的一角来。

是亲生父亲的遗物。

我跪在地板上将箱子拖出来,拂去上面的灰尘,轻轻打开,一股潮湿陈旧的味道扑面而来。

那是父亲曾经给我剪头发用过的全套剪发用具和一本影集,他除了留下几乎占去半间屋子那么多的书籍之外,就只剩这个了,没有遗嘱,没有任何只言片语。这就是这个人曾经存在于世的全部证明,这个人是曾经给我生命的父亲,让人不由心中恓惶。

我翻看影集中的老照片,有一张外公外婆一家的珍贵全家福黑白照,母亲站在父亲身边,难掩新婚的甜蜜,轻轻挽着他的胳膊。这已经是多久前的事了?把我带来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世界,为何你们却都那么早早离开了?

影集的最后一页,是藤木澈、母亲、夏海和我的照片,唯一的一张。夏海微微侧过脸看着自己的父亲,眼神中是说不清楚的距离感。那时他的个子竟然那么小,我将手指渐渐拂过相纸上夏海的脸,一瞬之间,我们长大,然后变老。

想起分别二十年后初见的那天,此刻耳边又响起那时若隐若现的吉他声。我闭上眼睛侧耳倾听,想象自己在榕树下唱片店狭小的阁楼上,阳光暖暖地照在背上,夏海将他的大手盖在我的手上,用仿佛耳语般的声音问道:“你好么?”

夏海,我好么?也许吧!我很好。你呢?此刻你在做些什么?在想些什么?你也一切安好么?

听见LJ在楼下的叫声,我猛然睁开眼睛,一切梦境都消散了。迅速整理好物品,起身慌忙下楼。一定是因为闲暇太多,这么多愁善感可不是值得乐观的事。

我对LJ说,你要回去看爸爸。

他不回答,只看着电脑中的律师信发呆,财产分割大战早已打响,陈老先生死后,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

生病不被准许探望,死后也禁止参加葬礼,LJ已经不是第一天被剔除在那个庞大的家庭之外,甚至连姑姑,此刻也无法站在他一边为他说一句公道话。

他已经被人到了悬崖边,却仍然在不停后退,我实在看不下去!

“葬礼早已结束,人也入土为安,我此刻回去会被认为为财产而来,形势已如一团乱麻,我不要无缘无故搅和进去。”半晌,LJ开口说道。

我一直看着他,不出声。

“别这样看着我,”他不耐烦,“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医生也不建议我长时间坐飞机啊!”

“别为逃避找借口。”我不留情面。

他颓丧地用手扶额。

“遗产什么的我不明白,但是爸爸一定要去看。虽然葬礼已经结束,因为你生病没有参加也是有情可原,你们的血缘关系却是谁也不能否认的事实。不管他生前你们关系怎样,死后你要送他一程他才会走得安心,这是咱中国人的传统。”我说。

“LJ,别做让自己可能会后悔的事。其实我们很脆弱,有些无法挽回的事实,你和我都接受不了。所以说,你一定要回去!”我坚定地看着他。

“你要明白,这次回去,我就再也无法置身事外。”LJ说。

“如果真的应该属于你的东西,就去抢回来,这不是高风亮节的时候,你爸爸的产业落在哪个手上都不会比由你接管更稳妥,我说的没错吧!尽你最大的努力,能找回一分就是一分。”我说。

“你对我那么有信心?”

我浅浅笑着,看着他。

“这么说吧!我分析过现在的形势,如果我卷入遗产争夺,最好的结果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将会被悉数分走,他们给我留下的,除了空壳子,就是烂摊子。这次欧洲债务危机已经让公司损失巨大,我还没有具体估算过,可能已经摇摇欲坠也不一定。总的说来,正如你所说,我只能尽最大努力,找回一分算一分。”

我点点头。其实他只是在养精蓄锐而已吧。

“心屿,你知道吗?”他很无奈地叹口气,“有很多植物开花结果后,都会把后代的种子分别散播到距离很远的地方,就是为了防止它们兄弟相残。我已经立誓要躲得远远的,结果最终还是没躲过去。”话语中渗透着无比凄凉。

虽然他烦恼的内容与我的生活相去甚远,但是我想那实质,其实跟很多事情都是一样的。如果没有狭隘地去领会,世界上所有的关系,其实都是经济和利益的关系。

“你要跟我一起回去。”他也用了一个命令的口吻。

“怎么可能?我还有工作。”我有不妙的预感。

“请假,或者辞职。”

“别开玩笑,请什么假,才刚刚放完假好吗?”

“我没开玩笑。心屿,暂时而已,现阶段我在生活和情感上都离不开你,这个你比谁都清楚吧!我不管你请什么假,就算请婚假产假也无所谓,如果工作没有了那就更好,我不喜欢你在那里工作。”

“你不喜欢的事情多了,我没必要一一照顾你的口味。”我忿忿地说,觉得整件事像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好好好,你不用照顾我的口味。可是我的身体需要你照顾呀!如果你请假不方便,我可以出面帮你,尽量保证让你不丢工作,这样总行了吧!”他想息事宁人。

“你拿我的工作当什么了,随随便便个阿猫阿狗都能做是不是?”我大为光火。

“既然不是阿猫阿狗都能做,你丢了这一份,再找下一份也不是难事,你不是对自己自信满满吗?”LJ挑起了一只眉毛。

在他挑起另一只眉毛之前,我决定结束谈话,他的身体刚刚恢复,而且因为父亲的事焦头烂额,我不应该这个时候大吵特吵。

也许只是离开很短的时间,我试图劝服自己。不!不可能!官司一定很艰难,再加上公司陷入困境,LJ短期之内可能真的不会回来了。刚刚破镜重圆,难道又要分隔两地?

但是一定要放弃工作吗?虽然有时做的辛苦又不开心,但是除了工作,我还剩下什么呢?要我重新去过从前的那种苦苦等待度日如年的生活,杀了我我也不愿意。

LJ走过来,从后面抱住我。

“除了工作你还有很多事能做啊!如果要画画,那边艺术氛围也不错;如果要继续深造,我帮你问过很多家设计学校,伦敦或者温切斯特都可以,以你的实力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心屿,我只是想要你在我身边,我每天睁开眼睛第一个想见的人就是你。而且,这段时间你也累坏了,跟我去外面,就当是旅行,让自己放松休息一下,这样不好吗?”

这样真的好吗?我从来不是一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不仅十分慢热,而且极易落荒而逃。

LJ将我的身体转过来面对他,“心屿,你已经向我证明就算没有我你也可以生活的很好很精彩,你最初离开我的目的已经完美达成。现在,是我需要你的时候,现在,是我,不能没有你,你懂吗?”他特别强调了“我”这个字。

我像被施了魔咒一般地,懵懂地点点头。

长假的最后一天,紫苏打来电话:“心屿,跟你说件事,但是你得答应我千万别慌。”

“什么事?玉儿怎么了吗?”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喉咙。

“不是,不是玉儿,你别担心。唉,我该怎么说?这个比玉儿还不让人省心的。我是想跟你说夏海。”

“夏海?夏海怎么了?他回来了?”我茫然地问。

“何止是回来了。他满世界地找你,差点就去警察局报案了!”紫苏的声音很阴郁,“你的手机打不通,他就去了你家,你家没有又去了你的公司,公司现在都放假,连个打更的都没有好吗,然后又一直在你家楼下等你回来,等了几天没有消息,不得已才找到我。”

我的心突然之间痛的不能自已。临别的那一天,他曾经那样满怀期待地问我:“我很快就回来,你会等我吗?会等我吧!”这几天一直下着鹅毛大雪,他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等在一直黑着灯的我家楼下呢?

“你都告诉他了?”我问紫苏。

“嗯。都告诉他了,一清二楚、明明白白,绝没有拖泥带水。”紫苏加重语气,“我跟他讲,心屿跟LJ复合了,他们本来感情就很深,只是因为一点误会才不得已分开。”

“他作何反应?”我不确定是不是想听这个问题的答案。

“唉!”紫苏先长叹一声,“我跟他说这话,已经是三天前的事了,当时他没什么反应,就是傻傻地看着我,我还想着他要是抱着我哭我该怎么办呢?结果什么也没发生,就很黯然地走了。我送他到公交站,他一言不发,这孩子看着也怪让人心疼的,胡子拉茬的,脸颊也凹进去了,不知道还以为他这段时间上哪儿流浪去了呢!”

紫苏停了一下,接着说道:“看着他上车走的,我以为这就没事了,但是也还是不太放心。昨天公婆和我父母旅行回来我去机场接站,路过你家时顺便弯过去看了一眼。结果怎么样?果然不出我所料,那小子一直等在你家楼下,都好几天了,不吃不喝的,邻居也害怕,嚷着要报警。我告诉张琦之后,张琦带他离开那儿的,不知道有没有生病,这么冷的天。唉!你到底怎么跟他说的?”紫苏的最后一句话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

我什么都没有说。难道是因为我什么都没有说,所以才这样的吗?

“你没告诉他我在哪儿吗?”我问。

“我怎么敢告诉他,万一被LJ知道怎么办?到时候你要怎么解释?没想到这孩子陷这么深,这都是你的错,你到底怎么他了。心屿,你跟我说实话,你们到底走到哪一步了?你们有没有”

“别乱猜,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真的,如果让我描述我们之间的故事,我们好像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是我能理解夏海的痛,因为我也一样的痛,只是宣泄与表达的方式有所不同而已。夏海孤注一掷地,折磨自己以期得到答案;我呢?自离别后,胸口就一直闷闷地痛。

紫苏接着说,“我跟你讲这个,是想告诉你尽量别去上班了,不然肯定会碰到夏海。你也不用担心他,那么年轻,有点儿疯狂的举动也实属正常,这劲儿过去就好了。”

“紫苏,我”我本来说我很想他,很想见他,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不会是退缩了吧!江心屿,你。”她不耐烦的时候永远都是流利的倒装句伺候。

“紫苏,我已经决定去英国了。”我说,瞬间做出了决定。

“什么?英国。去定居吗?”

“也不算,但是会暂时待在那边,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了。LJ要回去处理的事情也很多,他一个人回去我放不下心;还有这边,夏海他”这个名字让喉咙忽然变得十分干涩,“我离开,也许我们两个都好过一点。”

紫苏很久没有做声,她是舍不得我,我知道。

“春天的时候,带着张琦和玉儿一起来看我吧!”我故作轻松。

“嗯。”她在那边胡乱答应着。“心屿?”

“什么?”

“好好生活,到那边。我想夏海最后也会理解的,跟着他不会比现在的你更幸福。他是个善良的孩子,他会明白的。”紫苏说。

没有控制住,终于还是苦下一张脸,泪水慢慢流下来,流到嘴里。

“他从小时候开始,只要一感冒就会发烧,要是他生病了,你替我照顾他。”我嘱咐紫苏。

我以为自己已经开始了新生活,结果夏海的存在,就像掌纹深深陷入掌心那般,如影随形。

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看似无法接受的残酷现实,这次也一并接受就好了呀!时间如果无法履行抚平伤痛的义务,它就不是时间了。我安慰自己。至于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离开夏海,为何要用理智去压抑情感,直到上飞机前,我也没有找到强大到可以说服自己的答案。

恋爱是场拉锯战,是一场身心都要极大付出的角斗,是场两败俱伤的疯狂战役,这期间的狂悲狂喜、自怨自艾、神经兮兮以及绝望疯狂,我不想再来一次。因为年纪渐增,我终于还是胆怯了,比起整天狂风暴雨,不如安宁满足地度过以后的每一天。也许这就是答案。

再见,夏海。如果让我年轻几岁,我也许愿意与你一起上天入海,笑看所有世人鄙夷的目光,尽情尽兴地活着。但是现在,只求你不要生病,安然过你的生活,也许很多年之后你会发现,原来生命中美好的,都是那些不曾发生过的事情。

再见,夏海!

最后看了一眼有些阴霾的天空,我走上飞机,开始全新的旅程。

喜欢各自远扬请大家收藏:(m.v3sy.com)各自远扬v3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美人罪倾城 倚天之屠尽群雄 天神诀 温柔校草霸上失忆女 错嫁王爷 盛世恩宠:妃色难挡 顾太太,休想离婚 寻妖 舟行诸天 血族迷情:吸血鬼的专宠 武定山河 盖世魔君 异世重生之逍遥游 横扫大千 这个地球有点凶 傲世九天 重生嫡女为王 太初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你真是个天才
经典收藏 公主病王子改造计划 我们都被遗落了 恶魔的人界之旅 校花攻城记 狼来了:迷糊小姐要革命 从未失忆的时光 谁为我的青春买单 毒舌女王,玩转EA社团 各自远扬 恋上绯桃甜心娃娃 都城雾凉 三国恋爱:左手的恋爱法则 妖孽美男靠边站 圣雅菲皇家贵族学院 远去的烛光 永恒,栀子花开 天使徒步来到尘世 危险关系:丫头,悠着点 落泪的爱之天使 我喜欢你,却没有资格
最近更新 妖孽美男靠边站 复仇首席的美妻 肆意挥霍的爱 找个好人就嫁了吧! 银色月光 我们都被遗落了 那一年的青春 霸道校草霸道爱 圣雅菲皇家贵族学院 每天再爱你一次 后知后觉:爱上契约恶魔 用生命守护的爱情:至死不渝 毒舌女王,玩转EA社团 我怀念的女孩儿 我的倾国倾城 迷糊女王:丫头别再迟到 陌路相逢 不良恋爱 公主病王子改造计划 青春恋曲之含情脉脉
各自远扬 夏天的卡农 - 各自远扬txt下载 - 各自远扬最新章节 - 各自远扬全文阅读 - 好看的青春校园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