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末年枭雄志

御炎

首页 >> 东汉末年枭雄志 >> 东汉末年枭雄志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中国远古帝王谱 铁血女英续 帝国权宦 绝品盗帅 九鼎记 猛卒 明末极品无赖 昏君 北宋大丈夫 刑徒
东汉末年枭雄志 御炎 - 东汉末年枭雄志全文阅读 - 东汉末年枭雄志txt下载 - 东汉末年枭雄志最新章节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 []

第1640章 番外·大结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早上七点半整,吕小布被下铺室友郝萌的闹铃声吵醒。

他很不愉快的翻了个身。

“老郝!叫魂啊!关了你的闹钟!”

下铺的郝萌睁开眼睛,伸手关掉了闹铃,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床板。

“你不起来啊?”

“不起。”

“七点半了,再不起来,赶不及上课了。”

郝萌边说着便开始穿衣服。

“上个屁……蔡爷爷的课,他不怎么点名的。”

吕小布又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

郝萌不管他,自己穿好衣服裤子就从床下摸出脸盆,带着洗漱用品去洗脸刷牙了。

郝萌出门之后,其余四个室友也先后起床,出去洗漱了。

郝萌第一个回来,穿上外套,对着挂在吕小布床边上的镜子梳头。

“真不去上课?”

“不去。”

吕小布闭着眼睛瓮声瓮气的来了一句。

“让你别撸到那么晚,你就是不听,天天修仙,当心猝死,你要是死了,爸爸会很难过的。”

吕小布咂咂嘴。

“蔡爷爷要是点名了,你帮爸爸喊个到。”

“好处。”

“晚上带乖儿子上分。”

“好儿子,一言为定。”

郝萌梳好了头,看了看课表,又问道:“第一节课你不来也就算了,第二节课是郭老黑的考古通论,他点名可都是一个一个点的,而且一次不去平时分就没了,你注意着点儿,别睡过了。”

“知道了,走吧!”

吕小布不耐烦地把头转向了里头的墙。

郝萌拿他没办法,只好收拾收拾书本,和其他几个回来的室友宋贤、侯成几个人一起出去上课去了。

他们走了以后,吕小布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手机给压在枕头底下,嗡嗡嗡嗡响成一片的声音根本就没有听到。

不知过了多久,吕小布从半梦半醒之间苏醒。

揉了揉眼睛,他条件反射般伸手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机,解锁,打着哈欠看起了屏幕。

“嗯?那么多消息?”

看到屏幕上显示好几个未接来电,还有很多消息,吕小布好奇的点了进去。

【217孝子贤孙群】

上午7:55

【长子很萌:@亲生父亲吕小布卧槽!儿子快来!蔡爷爷和郭老黑调课了!第一节课变成郭老黑的课了!】

【长子很萌:@亲生父亲吕小布儿子别睡了!快醒醒!郭老黑来了!】

【三子小宋:老布你快来啊!郭老黑要点名了!】

【爱孙阿成:老布你完了,现在立刻闪现过来还来得及。】

【长子很萌发起群通话】

【群通话已取消】

【长子很萌:@亲生父亲吕小布老布!你特么再不起来就真的来不及了!就你丫这水平,平时分没了你等着补考吧你!】

【长子很萌:@亲生父亲吕小布你要死了,你真的要死了,郭老黑开始点名了。】

【长子很萌:我不管了!】

上午8:03

【长子很萌:@亲生父亲吕小布点到你了,你没来,郭老黑冷笑一声,他记住你了,你没了。】

【次子魏旭:祭奠我们的英年早逝的儿子吕小布@亲生父亲吕小布(飙泪.jpg)】

【三子小宋:奠】

【四子成廉:奠】

【爱孙阿成:奠】

【长子很萌:奠】

【次子魏旭:礼毕!哭!】

【三子小宋:吕小布黑白笑脸照.jpg】

【四子成廉:呜呜呜呜】

【爱孙阿成:哇哇哇哇】

【长子很萌:哈哈哈哈】

【次子魏旭:礼毕!送入乱葬岗,具体讯息载入217史册,留待后人发掘。】

上午8:28

【次子魏旭:@亲生父亲吕小布你真没了,还不起来?】

信息到此为止。

吕小布咽了口唾沫。

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9:37

郭老黑的课应该已经开始一个小时了。

完了。

吕小布深吸一口气。

“要死要死要死要死!你娘的郭老黑你不讲武德!你欺负蔡爷爷老迈无力你就和他调课!啊啊啊!要死了啊!!!!”

吕小布手忙脚乱的穿好了衣服,脸不洗牙不刷头也不梳,踩个人字拖就一路狂奔到教学楼的多媒体教室。

听着里头响亮的郭老黑的声音,吕小布咽了口唾沫,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于是他硬着头皮推开了教室大门,走了进去。

然后吸引了整个多媒体教室一百多名学生的集体关注,以及正在讲台上讲课的郭老黑的注视。

“报告!教授,我起晚了!”

吕小布决定乖乖站好立正挨打,以此一搏,搞不好可以得到郭老黑的原谅。

虽然郭老黑带了他们一个学期以来已经扣掉五个学生的平时分,让他们大学第一学期就加入了补考大军,但是吕小布觉得凡事总有例外,或许自己不挣扎、老实认错,反而会免于扣分也说不定呢!

郭泽上下打量了一下吕小布。

“这发型不错,鞋子款式也可以,该不会是刚从考古现场发掘出来的复古款式?吕小布同学看来知道老师刚从考古现场回来,所以特意用这样的造型来欢迎老师。”

这冷笑话一点都不冷,于是教室里的男生女生们纷纷笑出了声。

吕小布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人字拖,顿时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境地。

“行了,你的分已经扣完了,去坐着吧,平时分没了,想要考及格就更要努力学习了,明白吗?”

吕小布垂头丧气。

“明白。”

看着他走到教室后头坐了下来,郭泽摇了摇头,整理一下情绪,继续讲课。

“刚才我们说到魏高祖陵的三期发掘工作正在进行之中,本次发掘的收获可以说与秦始皇陵当年的发掘收获还要大,老师刚从发掘现场回来,带来的都是一手消息,甚至还没有对外公布的,你们有福了。”

讲台下的学生们顿时一阵小小的欢呼。

吕小布面色幽怨的坐在了室友们旁边,幽怨的看着室友们。

“别看我啊,我是给你发了很多消息的,不信你去看消息记录。”

郝萌避开了吕小布幽怨的注视:“你自己不愿意起床的。”

其余室友们也纷纷回避。

吕小布只能长叹一声,感慨自己的倒霉。

郭泽带的课并不简单,而在郭泽这位教授的手上,又成为了学生们进学路上的超级拦路虎——

上个学期期末考试,郭大教授带课的两个班级一百二十多人,愣是有二十八个人没过,被迫这学期补考。

吕小布等人也是通过团体的努力,精诚合作,才勉强低空飞过,结果这一波他居然被扣掉了所有的平时分……

完了,准备补考吧。

该死的学校补考费还特别贵!

吕小布感觉自己现在就要开始攒钱准备补考了。

可是刚出的游戏好想买,刚出的新卡池好想抽,纸片人老婆实在是太香了,根本管不住手啊!!!

然后他就被郭泽所讲述的魏太祖陵墓中的一些考古发现和见闻给深深地吸引住了。

该说不说,这位郭教授是国内研究汉末魏初这一段历史的知名学者,专攻汉末魏初这一段历史,在这一段领域的研究之中堪称权威。

本身他也是考古学家,二十岁开始在考古现场实习,至今十三年,已经是一位较为资深的考古从业人员。

七年前,魏太祖的狼居胥山陵墓遭到破坏,急需抢救性发掘,郭教授不负众望入选第一批发掘团队,奔赴狼居胥山魏皇陵参加工作。

其后连续撰写两部相关的著作,得到了史学界的高度认同,奠定了权威的地位。

伴随着魏太祖皇陵的发掘工作的进展,汉末魏初那一段风云激荡的历史再度成为国内重点议论话题,考古工作队的任何一点发掘成果一经曝光都会立刻冲上热门。

原因无他,那段历史实在过于传奇,令人惊异。

结束乱世创立四百年魏国的魏太祖郭鹏素来也是一位极具争议性的帝王。

关于他的争论只要一提起,立刻就能引发历史爱好者们的大讨论。

过去人们只是从史书和一些零碎的考古发掘成果中了解这位传奇帝王,而现在狼居胥山皇陵有了发掘的前提条件,那么大批量的考古成果的公布也将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那可是真正的第一手研究资料,有助于人们真正从最接近他的地方了解他,拨开历史的迷雾,真正深入了解这位传奇帝王的一生。

很多让大家争论不已的话题或许能从考古工作的逐渐深入之中获得解答。

而眼下,郭泽教授就携带来了这些真正的尚未公布的一手资料。

作为郭泽教授的学生和历史爱好者、发烧友,这无疑是一个超大的福利。

“本次皇陵发掘工作的收获,比前两次加在一起都要大,这一次,其实我们已经把除了主墓室之外的其他部分都发掘完毕了。”

郭泽把一些考古现场的照片投放到荧幕上让学生们观看。

“令我们感到惊讶的是,作为一个庞大帝国的开创者,魏太祖的皇陵却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气派,那么庞大,按照古时的一些规定,皇陵大抵是从皇帝即位开始修建,一直修到皇帝死亡。

魏太祖郭鹏三十七岁成为皇帝,七十岁去世,三十三年间,史书上并没有皇陵停止修缮的记录,但是狼居胥山的皇陵规模,按照那个时代的生产力,最多五六年就能修缮完成,这一点很让人疑惑。”

郭泽展示了一副魏太祖皇陵的平面剖析图。

图上显示皇陵的规模并不大,至少相比于同为千古一帝的秦始皇来说,这皇陵的面积显得有些配不上这位帝王的身份。

“另外,皇陵中所发掘出来的金玉器物等陪葬品的数量相较于其他帝王陵来说也是很少的,这与我们对这位帝王的一贯认知来说是比较有挑战性的。”

郭泽切换了一张幻灯片,是一张表格,表格上列举了狼居胥山魏皇陵和其与帝王陵墓发掘出来的金玉陪葬器物的数量对比。

这一比较,就显得魏太祖的皇陵甚至有些寒酸。

“但是金玉器物虽少,其他的东西却非常多,比如这个,这是最新发现。”

郭泽切换了一张幻灯片,新的一张幻灯片上的内容顿时让学生们惊呼出声。

“这是我们发掘出来的七号墓室的墙壁上所雕刻的地图,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幅魏国疆域全图,图上将魏国的疆域完完整整画了出来,每个州,每个郡,每个府,乃至于河流、山川,都有标记。

看到这幅地图的时候,很多老前辈都惊讶的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说实话,我也很惊讶,从前我们只是在史书上了解魏帝国的疆域,做出推断,但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墓室的墙壁,居然直接刻上了魏国疆域全图。

通过这幅图,我们可以看到,当年的魏国,疆域西至中亚,东至东极岛,北抵狼居胥山,南至日南郡,是一个相当庞大的帝国,相较于东汉全盛时期,国土面积扩大了一倍左右。”

郭泽随即把东汉全盛时期的疆域范围和这幅地图做了对比。

这一对比,差距就相当明显。

“魏太祖郭鹏登基以后,一直到延德四年才大体上统一全国,但是他没有停下脚步,用剩下来十年的时间把帝国疆域扩大了一倍,这就是最有利最直接的证据,与史书记载完全一致。

过去在总有人质疑史书记载的不确定性,认为以当时的条件,魏太祖根本不可能在十年的时间内把帝国疆域扩展到如此地步,他们觉得史书上存在对魏太祖功劳的夸大。

虽然近年来在各地出土文物都显示了魏帝国对于那些土地的有效治理,但是这幅最迟完成于魏太宗兴元二十年的帝国全图,将成为最有利的证据,直接证明史料记载的真实性。

魏太宗郭瑾称帝二十一年,一共只发动四次战争,而且没有一次是以开疆拓土为目标,整个魏帝国的直接领土几乎就在魏太祖时代固定了,这一点就此得到证实。”

郭泽笑道:“这对于咱们的考古工作者和历史研究者来说,是一场巨大的胜利!”

学生们纷纷鼓掌,小小的欢呼起来。

然后郭泽收敛笑容,换上了非常严肃的表情。

“其实,咱们本次发掘工作最大的收获还不是这幅地图,而是这个。”

郭泽再次更换了幻灯片,这一次,图片上显示的是一个黑漆漆的盒子。

“这是一个被细致的做了防腐和密封工作的漆盒,放在皇陵主墓室隔壁的八号墓室之中,其他的墓室里都有很多东西,唯有这个墓室,里面只有这一个盒子,充分显示了这个盒子全然不同的地位。

当时我们都猜测这个盒子里放了些什么,经过一系列的研究之后,我们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这个盒子,我们本以为这盒子里可能是什么失踪已久的秘宝,但是并不是这样。”

郭泽转移视线,更换幻灯片,向学生们展示了盒子里的全部内容。

望着那张幻灯片上的内容,他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些怀念的情绪。

不过他很快便整顿情绪,开口道:“这盒子里不是金银珠宝,也不是印章玉玺之类象征皇权的东西,而是三本书。”

“三本书?”

学生们惊讶不已,看着幻灯片上的照片,大为惊讶。

那的确是三本书。

三本几乎是全新的线装书,书封上写着【格物学】三个大字。

郭泽转移视线,面向全体学生。

“我们都知道,魏太祖郭鹏称帝之后,致力于改革选拔人才的方式,并且最终成功将西汉武帝开创的察举制度改革为科举制度,科举制度之下,人们开始依靠考试和分数,择优录取为官。

这一选拔人才的方式,被证明在公平性上远远超过察举制度,打破了两汉以来选拔人才唯出身、门第至上的传统观念,使得平民子弟也能通过考试当官。

而这素来也是史学界研究的重点问题,人们都认为魏太祖出身士族,是当时的上流社会阶层,是察举制度之下的既得利益者,但是他却最终废弃了察举制度。

他设立了并不符合当时统治阶级利益的科举制度,使得当时占据文化层面垄断地位的士族非常不满,并且最终在延德七年引发了严重的政治危机,皇帝和士族之间的矛盾无法调和,最终爆发。

这些问题还有很多我们不了解的细节,暂且不论,我们单说科举制度创立之后,魏太祖对选拔人才方式的改革,比如不断削减儒家五经的考试分量,增添农业、天文、地理、数学等学科的重要性。

这一点在当时来看真的是相当的先进,甚至具备开创性的意义,在儒家奇技淫巧思想和道家机心思想的压制下,魏太祖却顶住压力引入这些内容进入科举考试的范围内,甚至可以说这是一场文化思想上的革命。”

郭泽顿了顿,又换了一张幻灯片,这一次显示的是魏国初版格物学教科书的照片。

“在这场科举革命当中最具有代表性意义的,应该就是魏太宗兴元三年,魏国太学开设格物学这一学科这件事,十五年前,魏首任内阁首辅、财政部尚书王粲的坟墓被发现。

当时最大的收获就是在他的坟墓中发现了兴元三年最初版的格物学教科书,那本书也是做了很好的密封工作,非常完整,很好的填补了史料记载的不完整。

在那之前,我们只能从部分文人笔记之中知道这本最早的格物学教科书的部分内容,而不知全貌,之后,咱们就能了解到最早的格物学教科书给魏国的学生们带来了什么样的启迪。

当时,很多考古学界的前辈都深感震撼,觉得一千五百多年前的古人居然对自然科学的了解达到了如此程度,也难怪魏国的科学技术发展如此迅猛。”

说到这里,郭泽深吸一口气。

“但是这一次的发现,却让我们感到更加的震撼,因为魏太祖皇陵中的这几本格物学教科书,和王粲坟墓中的格物学教科书,存在相当一部分的不同。”

底下的学生们开始躁动起来。

郭泽也没有吊他们的胃口,直接更换幻灯片。

“我们在皇陵里发现的格物学教科书,存在着王粲墓中格物学教科书所没有的内容,比如这一部分。”

幻灯片上赫然显示着关于天体运行的一部分内容。

比如上天无灵,太阳月亮星辰的出现都是自然之理,日月交替是星体运动的原因,脚下土地并非天圆地方,而是球体,人们生活在一个球体上,之所以不会掉落,是因为受到了某种吸引力的牵引。

这一部分足足有十二页纸,虽然讲述的内容比较粗浅,并未深入探讨,但是这却也足够震撼人心。

“这一部分内容是本次发掘工作的最新发现,也是最重要的发现,再过不久就要公之于众,这些内容的发现,虽然不至于改写历史进程,但是却对我们研究那段历史有重大的意义。”

郭泽双手撑在讲台上,开口道:“按照时间来算,这一版本的格物学教科书应当是出现在兴元二十年之前,而史载最早版本的格物学教科书出现在兴元三年。

王粲墓内出土的那本格物学已经证实了史书的记载没有错,那么为什么,魏太祖皇陵内会出现内容不尽相同的格物学教科书呢?甚至还被单独放在了一个墓室之中,以示重视。

整个魏国全部的史料记载,无论是官方史书,还是野史,后人随笔等,都没有任何一条讲述过这一版本格物学的内容的记载,而这一部分内容的正式出现,则是在魏帝国覆亡四百余年之后的唐帝国时期。”

郭泽环视了一圈满是震惊之色的学生们:“同学们,那时,距离魏太祖去世,已经过去了八百年,八百年!”

学生们震惊之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为这颠覆性的发现感到惊叹,觉得不可思议。

“八百年后的唐帝国时期出现的相关理论,居然在八百年前魏太祖的陵墓之中被发现了,这意味着什么?”

郭泽深吸一口气:“我们非常震惊,之后,我们对这本书和那个盒子做了检测,检测它的诞生年代,最后确定,它的确是魏帝国早期的物品,并非后人伪作。

排除一切不合常理的不可能的因素,唯一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这一版本的格物学,和魏太祖本人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至于它为什么没有流传下来,而是被魏太祖带在了身边陪葬,无人知晓。”

郭泽说完,整个课堂静悄悄的,每一个学生都感觉自己仿佛触及了某个极度敏感的神秘事件之中。

就连刚刚还在担忧自己要挂科的吕小布,都深深的沉浸入这种氛围之中,无法自拔。

一名学生举起了手,郭泽点了点头。

“郑伟同学,你有什么要说的?”

“老师,您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

郭泽抿了抿嘴唇,笑道:“你是怎么看的?说说,这注定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你可以自由发挥。”

“我……”

郑伟低下头想了想,开口道:“这会不会是当时的某位先贤所提出来的想法,但是魏太祖觉得这种理论的出现会危及他的统治,皇帝是天子,如果上天无灵,皇帝的统治就危险了。

所以他就把这种理论给禁绝了,他的做法也为后代所有皇帝沿用,压制思想的发展,以致于魏帝国的思想统治一直都非常严厉,魏国算术堂和格物堂屡屡出现思想方面的罪犯被问罪。”

郭泽笑了笑。

“那他为什么又要把这三本书放在他的陵寝之中,还离得那么近,单独开辟一间墓室放置,似乎对它很有感情似的?”

郑伟细细想了想,觉得这似乎有些矛盾,难以回答。

然后又有一个学生站了起来。

“老师,我觉得魏太祖不像是那种会钳制思想发展的人,史料记载,魏太宗是在魏太祖的建议下办设了算术堂和格物堂,科举考试也是魏太祖开创的。

不只是考儒家经典也是魏太祖决定的,甚至最早的火药武器都是魏太祖制造出来的,这样一个具有开创进取精神的人,会做出钳制思想发展这样的事情吗?”

郑伟又站了起来,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

“我认为二者并不矛盾,魏太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扫平乱世建立帝国,确立他自己的地位,废除察举建立科举,就近些年的研究来看,是魏太祖为了打击士族、巩固皇权而做出的决定。

他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和地位,以及郭氏皇朝的延续,才做出这样的创新,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他可能会赞同思想和科技的发展,可一旦思想与科技的发展威胁到他的统治,他还会这样做吗?”

学生们听了觉得有理,点头的为数不少。

郭鹏也一直笑着。

于是郑伟有了信心,接着说道:“如果魏太祖真的有心推动科技和思想的发展,在封建时代,就等同于自己造自己的反,自己革自己的命,他要是真的这样做了,他就不是封建帝王了,他也不会建立起一个四百年的帝国了。

应该说,在利于统治的框架内,魏国皇帝是乐于见到科技和思想的发展的,可一旦这种发展威胁到了皇权统治,危及到了皇权的根基,魏国皇帝一定不会手软,魏德宗嘉定六年封禁格物堂,就该是这么一回事。”

学生们听了,也纷纷点头赞同。

魏德宗嘉定六年,魏国第六代皇帝德宗郭谦下令封禁格物堂。

又将时任格物堂堂主、著名的古代数学家、天文学家岳松下狱论死,格物堂十几名学者受到牵连,也被下狱,前后受到牵连的学者、官员有五十多人。

由于魏德宗在那之后下令焚烧了所有相关的文献记载,不允许人议论,这件事情也没有载入史料,不为后人所知。

直到二十年前,岳松同时代的著名学者朱文的陵墓偶然被发掘出来,他的墓室里出土了相关文件,隐晦的记载了这件事情。

但是具体是因为什么才导致魏德宗对格物堂痛下杀手,无人得知。

魏国格物堂至此一蹶不振。

虽然在魏德宗死后,由他的儿子魏兴宗复开格物堂,但是从那以后的格物堂已经没有了从前【穷尽世间真理】的气魄。

这件事情被披露之后,结合当时的一些史料,研究魏国历史的学者们大胆的认为这件事情可以成为魏帝国由盛转衰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郑伟这样认为,当然也没有任何问题。

皇帝嘛,总归是注重自己的统治权力和地位的。

但是被郑伟反驳的那名学生不服气,站起来询问道:“那你倒是说说魏太祖为什么要把这三本书放到距离自己那么近的地方,还保存的那么好?”

郑伟想了想。

“真理是不惧怕质疑的,真理就是真理,再怎么扭曲改变,它也是真理,魏太祖不失为一个伟人,可能他自己也认为这种说法是正确的,但是作为皇帝,他不能容忍这种想法。

不能容忍,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把这种思想禁绝,但是又觉得这是对的,封禁这种言论让他有些愧疚,所以就把剩下的一点点痕迹带在身边,埋入陵墓之中,自欺欺人罢了。

史载魏太祖脾性粗暴,喜欢斥责、打击臣子,在位十三年期间发动不下五次政治风暴,惩处官员前后过万人,吓得很多官员为了保命直接辞职不做,魏太祖无奈,只能引入低级官吏进入朝堂。

这样一位专制强权的帝王,他想要做出一些不让后人知道的事情,实在是太容易了,虽然我本人对一些野史记载魏太祖嗜血残暴的记录并不相信,但是我也不认为他是开明君主。”

还真别说,这样的说法还真有点道理,学生们想了想,觉得郑伟所说的像模像样。

被反驳的学生再次站起身子。

“你这就是典型的妄加揣测!野史本就是一家之言,根本不足以采信,往前推三十年,那个时候国内历史学界主流观点都对魏太祖并不友好,就是因为太多这种文人笔记之类的野史。

说什么魏太祖早上要吃两颗珍珠一块玉,珍珠还能理解,今人也有用珍珠粉当保健品的,不会死人,吃玉?玉能消化吗?真这样吃要不了多久就会便秘而死,魏太祖还能活到七十岁?

这明显是假的,但是相信的人却很多,有人说魏太祖有三千个老婆,日御一处女,喜欢采阴补阳,将很多宫女玩弄致死,最后家里有女儿的人家全部逃出洛阳,以至于当时洛阳城里都没有妙龄女子。

还有人说魏太祖最喜欢吃的一道菜是油煎蜈蚣,还特别喜欢生吃刚出生的小老鼠,他每顿饭得吃二十四种牲口,八十四碟,每一碟只吃一口,剩下的全部丢掉。

这种说法别说三十年前了,现在还有人信,还有人乐此不疲的宣称魏太祖是史上第一暴君,最会享受的帝王,这种说法我听了就想吐,你现在所说的何尝不是妄言?”

面对质疑,郑伟并不生气。

“他终究是封建帝王,建立的是封建帝国,不是吗?”

那名学生面色一滞,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讲台上的郭泽适时的拍了拍手。

“好了,讨论到此为止,这件事情真相如何,我感觉,可能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因为缺乏决定性的证据,一切都只是我们的猜测,禁绝也好,愧疚也罢,其实对于现在的我们和当时的魏太祖来说,可能并没有什么意义。

魏太祖毫无疑问是一个封建帝王,他所做的一切,都很合乎当时的社会发展水平,当然,根据这三十多年来的考古成果来看,说他是一个被严重误解的帝王也没有错,不说其他,单说一个科举制度,就足以让后人受用至今。

在他之前,察举制度堵死了底层百姓上升的渠道,百姓不识字,只能浑浑噩噩,成为牛马一样的生产工具,改变这一现状的是魏太祖,他用扫盲、建立学校的手段,让底层百姓有了认字读书的途径。

这在当时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但是他做到了,并且开辟了让普通百姓成为官员、站在皇帝面前和皇帝议论国事的途径,同学们能坐在这里听我讲课,不也正是通过考试的途径吗?”

郭泽这样说,学生们自然认同,这没什么可说的,这是事实。

当今的历史爱好者们对于魏太祖郭鹏的评价趋于两极分化。

喜欢他的列举他的功绩,称他为千古一帝,中国古代最伟大的帝王。

而讨厌他的则列举他发动政治清洗杀人无数的案例,认为他残忍弑杀,是一个十足的暴君。

但是双方再怎么争论也只是争论他的人品,争论他是仁君还是暴君,不会有人争论科举制度是不是郭鹏首创这件事情。

他开辟了底层百姓的通天之路,这一点,是整个中国包括整个大中华地区都认同的一件事情。

还有就是他主导之下的大航海和分封皇子至全世界的战略也备受认可。

这一战略被魏帝国执行了四百年,执行到覆亡前一年,还把三个皇子送到了海外公国避难。

魏帝国覆亡之后,神州分裂,数个国家并立,甚至还有魏帝国的海外公国后裔领兵回到中原,试图重建魏帝国。

最后,甚至在江东一带重建了一个被称为东魏的割据政权,与其余两个割据政权并立五十年,最终被当时的北方大国统一。

失去了母国的援助,一些较为弱小的分封国家也因此失败,没能站稳脚跟。

但是一些大的传承已久的国家还是坚持了下来。

以至于后来建立起来的帝国王朝与这些海外封国的关系很差,互相敌对,还爆发过海上战争。

不过后来的王朝倒是甚少有分封皇子去海外建国的存在,因为这耗费实在太大,魏国的灭亡也与此有很大的关联。

又一百年以后,中原帝国倒是和这些魏帝国的海外封国们恢复了和平关系,双方和平共处。

这些海外封国恢复了与中原帝国的商贸往来,于是得以继续传承,最久的一个封国在魏帝国覆灭之后坚持了八百年,唐帝国都没了,它还坚持存在着。

正是因为魏帝国海外封国的强大生命力,以至于时至今日那些海外封国的继承者们大部分都和魏帝国郭氏统治者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时过境迁,最后一个郭氏后人统治的国家已经败亡,早已被取而代之,但是当地人早已是华夏文明之中的一份子,血脉相连,文明相通,再难割舍。

在这个文化圈子内,作为文化母国存在的中国历朝历代都拥有着不俗的地位,受益至今。

作为开创者,那些秉持大国心态的人们对于魏太祖郭鹏的观感非常不错。

“当然,不管怎么说,魏太祖郭鹏也是一个皇帝,他不可能做出威胁魏国统治的事情,他的一切目标的根本出发点,应该都是维护他的统治,维护魏国的稳定,在此基础之上,他愿意做出一切可能的创新。

但是这条路注定充满了局限性,生产力是科技带来的,但是没有思想的发展,单纯的发展科技,是走不远的,魏国最终的覆亡证明了这个真理,也给我们带来了足够的启发。”

郭泽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剥削】与【压迫】这两个词,然后放下粉笔,拍了拍手。

“如果不注重维护人民的利益,反而残酷的压榨人民,那么当人民无法忍耐的时候,也就是暴政终结的时候,史料之中魏太祖的形象显的残暴,但是魏国却在他的统治下走向昌盛。

魏国末代皇帝哀帝郭英有仁善之名,亡国前还说出【万般皆朕之错,可分朕尸,勿伤百姓】这样的话,可是魏国就偏偏亡在他的手里,为什么,残暴能使魏国昌盛,仁善却让魏国覆灭呢?”

郭泽顿了顿,又开口道:“原因其实并不复杂,只是人们不愿意去想明白,或者被误导,不曾认清楚,魏太祖对官员残暴,但是他对百姓极为宽仁,轻徭薄赋,大工程尽量用战俘做苦力,而尽量不征用百姓。

于是延德年间大工程甚多,百姓却无怨言,魏太祖杀戮贪腐官员,但是从未对百姓残暴过,而哀帝的仁善,可能仅仅是针对他的臣子们,百姓所遭到残酷的压迫,他可能并没有看在眼里。

同学们,阶级的存在是客观事实,封建帝王的仁善,到底是对被统治阶级的仁善,还是对统治阶级的仁善,这非常重要,被统治阶级没有书写史书的权利,我想,这就是魏国的兴盛和覆亡带给我们最大的启示。”

语毕,下课铃声正好响起,郭泽便收拾了一下讲义。

“那么,下课,之后的研究成果我会适时公布,大家不必着急。”

学生们纷纷站起来,为郭泽精彩的讲述献上掌声,郭泽笑呵呵的挥了挥手,收拾讲义离开了教室。

一路上,郭泽和几个认识的学生打了招呼,等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两位老教授的争吵声。

于是郭泽轻轻推开大门,一眼就看见程仲德和田原皓两位教授之间正在争吵。

“老程,我警告你,蔡妍是我看中的学生,你敢跟我抢,我就跟你没完!”

“还你看中的,老田头,她本科就是我的学生,现在跟着我做研究,理所应当!”

“你个老不要脸的,当年跟我抢曹子秀,现在又要和我抢蔡妍?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嘿,你算哪根葱?这个事情是你能决定的吗?要看人家孩子自己的想法,你跟我吵什么?”

“程仲德,你可不要太嚣张啊!”

“田原皓,你以为你的那些破事儿没人知道是吧?”

“我有什么破事!程仲德,你给我小心点儿!”

“嘿,咱们走着瞧!”

“你!”

“哎呀,好了好了,别吵了你们,都是一大把岁数了,还在这儿吵来吵去的,不合适啊。”

眼看两人就要动手了,老教授蔡博杰赶快上前劝阻。

“老蔡,这和你没关系,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

“老蔡,你别管!”

两人纷纷表示不愿意蔡博杰管这件事情,让蔡老教授非常郁闷。

“那是我女儿啊,我……”

话没说完,田原皓和程仲德两人又开始了激烈的争吵。

郭泽摇了摇头,进入了办公室里,走到了蔡博杰身边。

“老师,又吵起来了?”

“是啊,吵了几十分钟了……哦!要上课了是吧?”

“没事儿,一个大课间呢,不急。”

郭泽说着,然后收拾了一下自己桌子上的东西,准备离开。

“这就走了?”

蔡博杰询问道。

“嗯,今天儿子过生日,一直吵着想要魏祖号航母的那个超级模型,东海没得卖,我要开车去杭城,两个多小时,一来一回,别堵的太狠,应该能赶回来。”

“哦!今儿个是晓琼的生日,我说呢,你怎么研究没做完就回来了,还要跟我调课。”

蔡博杰翻了翻日历,笑着说道:“有了孩子就是不同啊,当初我可记得你没日没夜的在工地上干活儿,有名的工作狂,现在变了啊。”

“那是必须的,天大地大儿子最大。”

郭泽笑了笑,拿起了车钥匙:“那老师,我先走了。”

“你去吧。”

蔡博杰笑呵呵的摆了摆手。

郭泽快步离开办公室,下到地下停车场里把车开了出来,一路直奔邻市杭城而去。

路上还算顺畅,中午不到就把东西买到手,吃了碗面条,又开车往回赶。

回去的路上就没那么顺畅了,堵的挺厉害,下午两点多了才走了一大半,然后又堵起来了,让他有点着急。

走走停停走走停停,前面赌了许久的车流终于开始动了。

又过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四点左右,郭泽总算把车开回了家,进家门之前稍微酝酿了一下,然后就掏出钥匙把门打开。

“儿砸!爸爸回来啦!!”

一声呼唤,鬼灵精的儿子郭晓琼忽然闪现,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郭泽手里拿着的大长盒子。

“哇!爸爸你真买来啦!”

郭晓琼极为惊喜的样子,一下子扑了过来抱住了这盒子。

“哈哈,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答应你的事情,爸爸什么时候没做到?”

郭泽蹲下身子把脸伸了过去。

“亲一个快。”

“mua!”

“哈哈哈哈哈。”

郭泽一把把宝贝儿子抱在怀里亲热一阵。

郭晓琼笑嘻嘻的蹲下身子就要拆盒子,郭泽赶快帮他把盒子抬到了桌子上,然后一起拆开。

足足有一米多长的魏祖号航空母舰的模型出现在了郭晓琼的面前。

晓琼六岁的时候和郭泽一起登上了一艘退役航母改造成的军事博物馆,从此就迷上了航母,今天八岁生日,为了要这个航母模型,答应郭泽考年级第一。

现在他考到了年级第一,那么这个航母就必须要给他。

晓琼围着航母不停的转圈子,那边在厨房里准备生日会的妻子小兰也走了出来。

“你真给他买啦?这要多少钱啊?”

“钱不是问题,我早上十点出发,现在才回来,你不觉得这才是问题?”

郭泽上前搂住了小兰。

“你啊,就是太惯着你儿子了!”

小兰伸一根手指戳着郭泽的脑门,郭泽呵呵一笑。

“我儿子,我不惯着谁惯着?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嗯,我信你,过来帮忙,快忙死了都,今天你来几个朋友?”

“三个啊,子元一家三口,文若一家三口,还有老孙一家三口。”

“九个人,加咱们三个十二个人,这菜够不够?”

“没事儿,这不还有一块大肋排吗?马上把这烤了,绝对够。”

“你那几个朋友可都是能吃的主儿,尤其那老孙,你记得不,去年,这一大块肋排,一半都是他吃掉的,狼吞虎咽的,就跟咱家欠了他什么似的。”

小兰显然是对老孙恐怖的战斗力记忆犹新。

郭泽有点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心想咱还真是欠了他什么……

于是郭泽赶快脱掉外衣穿上围裙撸起袖子,帮着妻子一起干活儿,生怕晚上几个大肚汉吃不饱。

五点半左右,三家人脚前脚后抵达郭家,大人们热热闹闹的说着,四个孩子则凑一块玩玩乐乐,气氛很好。

六点左右,正餐开始,大家一起为晓琼庆祝八岁生日,吃着喝着,不亦乐乎。

孙坚继续火力全开,比上次还要大的一块大肋排,他一个人干掉了三分之二。

臧子元死死拽住最后一根肋排不让他吃,这家伙居然还伸手要抢,说什么这么好吃的肋排不常吃到,下一次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两人你争我抢,顺便不断地爆一些年轻时的黑料,惹得桌上的人们乐不可支。

酒过三巡,女人们热火朝天的聊着化妆品和衣服的话题,孩子们继续玩闹,四个男人则待在客厅外边的大阳台上或抽烟,或喝酒,聊着男人们的话题。

“阿泽,你那个评职称的事情真的不考虑考虑了?”

孙坚吸了口烟,缓缓吐出一团仙气一般的烟雾,看着郭泽。

郭泽端着一杯酒,背靠在栏杆上笑着摇了摇头。

“不考虑了,孩子还小,狼居胥山在北海省,又太远了,长期出差的话对他的成长不好,我已经很满足了,而且我还年轻,这个事情,之后再考虑吧。”

“那可就真的便宜孙赞和袁殊了,孙赞就算了,论起来还能算是你的师兄,袁殊那混蛋总是跟你不对付,总是和你作对,我都看不过去,你就这样便宜他了?”

郭鹏噗嗤一笑。

“孙师兄就算了,袁殊……他就那个样,和我八字不合吧大概是,天生犯冲,打小他就是我的冤家,无所谓了,你真让他做,他也不敢做什么,嘴不怂而已。”

“好吧,反正这个事情也是你的事情,孩子也的确挺重要的,我家那混小子,真的是,我就出差一年,皮的,唉!”

孙坚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家小子算什么?我家小子才是问题啊。”

臧子元满脸无奈的摇头道:“这混小子仗着我教他一点功夫,就在班上欺负同学,一点武德都不讲,害我被他们老师喊去学校,三个老师围着我教育,差点让我感觉我又回到上高中的时候了。”

荀文若就笑了。

“你家那小子是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你也是,不知道管管,还是阿泽家的儿子好,聪明,机灵,做事也有分寸,教子有方啊。”

看着荀文若那样子,臧子元瞧了瞧里屋正拉着荀文若家女儿的手给她介绍航母模型的郭晓琼,就忍不住笑开了。

“是,阿泽家的儿子好,你瞧瞧,小小年纪无师自通,啧啧,此子将来不可限量啊!”

荀文若往里头一瞧,脸顿时就黑了。

郭泽赶快把手里的酒塞到荀文若手里,化身灌男高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把一杯酒送到了荀文若肚子里。

“两小无猜,两小无猜,没什么的,就这样自然发展挺好,要是真成了,咱们也算亲上加亲不是?”

“去你的!谁跟你亲上加亲,郭泽你教的好儿子,跟你年轻时候一个样!”

荀文若推开了郭泽,大为不满。

孙坚顿时来了兴趣。

“是啊,当年阿泽这混小子,从小学到高中,都是校草,成绩还好,体育也好,身边什么时候少过女生?当时咱们仨不还商量过要把他烧了祭天吗?”

臧子元赶快点头。

“没错没错,我还记得,初二的时候,隔壁班五个女生商量好一起给阿泽送情书,好家伙,给班里那群人嫉妒的,眼睛都绿了,直接说要和阿泽去外面决斗,拉都拉不住。”

荀文若冷笑一声。

“你就是那个眼睛最绿的。”

“谁说的?我一点都不嫉妒,我也很帅好不好?我身边少过女生?”

“哼,你不嫉妒?高一的时候你跟一女生打得火热,结果你告白的时候人家跟你说跟你玩是因为你是阿泽的好朋友,她喜欢的是阿泽。”

“我靠!荀文若!你特么!”

臧子元立刻就上手来了一招强人锁男,把荀文若给锁住了。

荀文若小身子板哪有臧子元那么凶悍,直接就给锁的嗷嗷叫。

“多大岁数了还在搞这个,孩子都上学了,丢不丢脸啊?一点都不沉稳。”

孙坚一脸鄙视的看着闹在一起的两人。

臧子元冷笑。

“你还好意思说?当年一女生把情书塞你桌子里,好家伙给你高兴的,在我们面前炫耀的不要不要的,结果定睛一看,是给阿泽的,你和阿泽是同桌,人家塞错桌子了,你当时就……”

“臧子元!我废了你!”

孙坚勃然大怒,立刻冲上去也一招强人锁男把臧子元锁住了。

三个男人就gay里gay气的搅和在一起,看的郭泽乐不可支。

不知道为什么,每当看到这样的场景,每当他们四个人凑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会觉得心里涌出阵阵暖流,鼻子会酸,甚至还有点想哭。

或许是年龄大了吧?

他这样安慰自己。

然后就揉了揉眼睛,喊着“带我一个”,挤上前去。

于是四个男人就gay里gay气的搅和在一起,互爆黑料,友谊的小船翻了又翻,直到女人们极为嫌弃的把他们喊回了屋里。

“多大岁数了还玩那一套?”

“孩子们看着呢!”

“要不要点脸?”

女人们数落着自己的丈夫。

数落完了,时候也差不多了,小兰提议大家一起照个照片。

她把郭泽工作用的照相机给拿了出来,架好,设置了延时拍照。

大家以家庭为单位,四家人凑在一起。

郭泽弯下腰把晓琼抱了起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看向了照相机的镜头。

小兰设置好了时间,一阵小跑跑到了郭泽的身边,一家人紧紧贴在了一起。

“好,大家听我口令——

猪肉肥不肥?”

所有人会心一笑。

“肥!”

咔嚓一声,此刻的幸福便定格到了永远。

(全书完)

喜欢东汉末年枭雄志请大家收藏:(m.v3sy.com)东汉末年枭雄志v3书院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玄浑道章 我真的在打篮球 诸天谍影 红楼夜话 爆笑修仙:帝尊要亲亲 道长去哪了 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 美漫之二次元逞凶 田园大宋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嫡女重生之一世荣华 以农为本(穿越) 阴阳鬼医 卖主角的小主神 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 超级交易师 福泽有余[重生] 旺夫小哑妻 比蒙传奇 阴阳通灵师
经典收藏 凤凰涅磐 后手 袁太子 颠覆水浒之梁山我当家 从截胡曹操开始变强 大唐刀圣 第五部队之海盗王 挽唐 抗战之绝地玩家 三国之关平当老大 倾危大秦 再铸皇明 马谡别传 抗战之百胜战将 将血 宋医 大秦:开局十万熟练度 赵氏虎子 回到明朝当霸王 曹贼
最近更新 抗战:少年大军阀 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大汉从种田开始 大唐不良人 开局就杀了曹操 我在明末有套房 大唐孽子 从我的团长开始抗日 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 贞观俗人 暗影谍云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 大唐再起 大唐第一逆子 兰若蝉声 荡宋 从截胡曹操开始变强 冠冕唐皇 新顺1730 从今天开始做藩王
东汉末年枭雄志 御炎 - 东汉末年枭雄志txt下载 - 东汉末年枭雄志最新章节 - 东汉末年枭雄志全文阅读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